言情小說

關於部落格
言情小說
  • 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隱姓埋名幾十年,氫彈之父於敏獲最高科技獎

  昨日上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隆重舉行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萬眾矚目下,89歲的核物理學家於敏成為最高科技獎的唯一獲得者。習近平總書記為於敏頒發了獎勵證書。   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每人獎金500萬元人民幣,此前已有24位著名科學家獲此殊榮。   聽名字,看容貌,其實並沒有多少人認識於敏。他自己也不習慣這樣的場合,因為幾十年都隱姓埋名,只和核武器“打交道”。   作為一個為我國核事業做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工作者,於敏為何只公開露面過這兩次?而在這背後,又有著他怎樣的無私付出和驚心動魄?   他的功績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國內很少有人熟悉原子能理論,是錢三強、王淦昌、彭桓武和於敏等創建了新中國第一個核科學技術研究基地。於敏沒有出過國,在研製核武器的權威物理學家中,他幾乎是惟一一個未曾留過學的人,但是這並沒有妨礙他站到世界科技的高峰。彭桓武院士說:“於敏的工作完全是靠自己,沒有老師,他是開創性的。”錢三強稱,於敏的工作“填補了我國原子核理論的空白”。   曾以為會一輩子研究理論   1926年8月16日,於敏生於河北省寧河縣蘆台鎮(今屬天津市)。於敏的青少年時代是在抗日戰爭時期的淪陷區度過的,念高中時以門門功課第一聞名全校。1949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物理系後不久,他就被核物理學家錢三強調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   彼時,於敏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這輩子會與氫彈結緣,他原以為自己會在鐘愛的原子核理論研究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可就在1961年1月的一天,於敏應邀來到錢三強的辦公室。一見到於敏,錢三強就直言不諱地對他說:“經所里研究,請報上面批准,決定讓你參加熱核武器原理的預先研究,你看怎樣?”明白這是組織上對他的信任和器重,很快,於敏便點頭接受了這一重要任務。   用暗語與鄧稼先交流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1965年1月,黨中央下達命令:把氫彈的理論研究放在首位。9月,38歲的於敏帶領科技人員發現了熱核材料自持燃燒的關鍵,解決了氫彈原理方案的重要課題。他當即給北京的鄧稼先打了一個耐人尋味的電話。   為了保密,於敏使用的是只有他們才能聽懂的暗語。“我們幾個人去打了一次獵……打上了一隻松鼠。”鄧稼先聽出是好消息:“你們美美地吃了一餐野味?”“不,現在還不能把它煮熟……要留作標本。但我們有新奇的發現,它身體結構特別,需要做進一步的解剖研究,可是我們人手不夠。”“好,我立即趕到你那裡去。”   1967年6月17日,在兩年零八個月時間內進行了五次核試驗之後,中國的第一顆氫彈在中國的西部地區上空爆炸成功。這也創造了研製氫彈的世界紀錄。後來,諾貝爾獎得主、核物理學家玻爾訪華時,同於敏晤面,稱贊於敏是“一個出類拔萃的人”,是“中國的氫彈之父”。   靠粗估否定國外錯誤數據   他的本領   於敏在科研中有一項特殊的本領,就是善於抓住物理本質來判斷物理現象發展的結果,被簡稱為“粗估”。與他共事多年的何祚庥院士稱:“於敏的這種粗估方法是理論研究的靈魂。”   一次,一位法國物理學家在北京作學術報告,當時於敏只有32歲。這位專家剛把實驗的準備、裝置及過程介紹完,並未看過這個實驗的於敏便對坐在他旁邊的何祚庥說出了這個過程的分支比大約是多少。最後,法國專家公佈了他的實驗結果,果然不出於敏所料。   還有一次,大家看到國外報道了一個重要元素的新的截面數據,這個數據理想得令人吃驚,如果實驗數據是對的,將對熱核反應大有好處。然而,鑒別這個數據真偽的辦法,一般只有重覆做這個實驗。但是這不僅要花費巨資,還要用上兩三年的時間。於敏對這個數據甚為懷疑,他廣泛查閱資料,晝夜分析論證和計算,兩天后他宣佈,國外報道的數據是錯誤的,完全沒有必要花費那麼多人力、物力和時間去重覆那個實驗。果然,後來有外刊報道,國外又有人做了那個實驗,證明原來報道的那個數據是錯的。   與死神三次擦肩而過   他的驚險   在研製氫彈的過程中,於敏曾三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1969年初,因奔波於北京和大西南之間,也由於沉重的精神壓力和過度的勞累,於敏的胃病日益加重。我國正在準備首次地下核試驗和大型空爆熱試驗,於敏參加了這兩次試驗。當時他身體虛弱,走路都很困難,上臺階要用手幫著抬腿才能慢慢地上去。熱試驗前,當於敏被同事們拉著到小山岡上看火球時,已是頭冒冷汗,臉色蒼白,氣喘吁吁。大家見他這樣,趕緊讓他就地躺下,給他喂水。過了很長時間,在同事們的看護下,他才慢慢地恢復過來。由於操勞過度和心力交瘁,於敏在工作現場幾至休克。   直到1971年10月,考慮到於敏的貢獻和身體狀況,才特許已轉移到西南山區備戰的妻子孫玉芹回京照顧。一天深夜,於敏感到身體很難受,就喊醒了妻子。妻子見他氣喘,趕緊扶他起來。不料於敏突然休克過去,經醫生搶救方轉危為安。後來許多人想起來都後怕,如果那晚孫玉芹不在身邊,也許他後來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出院後,於敏顧不上身體未完全康復,又奔赴祖國西北。由於連年處在極度疲勞之中,1973年於敏在返回北京的列車上開始便血,回到北京後被立即送進醫院檢查。在急診室輸液時,於敏又一次休克在病床上。   夫人不知他是幹嗎的   他的付出   自從1961年接受錢三強的邀請後,於敏就此開始了隱姓埋名的生活,一藏就是近三十年。由於保密的原因,這位核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的著述多未公開發表,連他的妻子都說:“沒想到老於是搞這麼高級的秘密工作的。”   事實上,當年,從基礎研究轉向氫彈研究工作,曾有不少人替於敏感到惋惜。他的一位老同事就曾說,對於於敏個人而言,是很大的損失,違背了他的愛好。於敏生性喜歡做基礎研究,比較自由,當時已經很有成績。而核武器研製任務性重,集體性強,意味著放棄光明的學術前途,隱姓埋名常年奔波。而於敏自己卻從未後悔。“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留取丹心照汗青,能把自己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的事業之中,也就足以欣慰了。”   1988年,於敏正式被解密。從此,於敏與氫彈的關係開始陸續被人知曉,比如他在氫彈突破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他長期領導核武器理論研究、設計,解決了大量基礎理論問題,對中國核武器技術的突破與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能陪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   他的遺憾   常年埋頭工作,於敏能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這也讓他有不少遺憾和愧疚。   在兒子於辛的記憶中,爸爸雖然是大物理學家,但幾乎沒有時間輔導他和姐姐的功課。“只有一次,我做物理作業遇到難題,爸爸剛好有空,就過來給我講解,還教會我一解題的小竅門,這讓我在同學間很是得意了一段時間。”於辛說。   退居二線後,於敏終於有了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了。那段日子,每當夫妻二人外出時,同行的人總能夠看到老夫妻相濡以沫,處處相互關照的溫馨場景。   相關> 我市10項成果 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   相關>   我市10項成果   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   重慶晨報訊 記者 雍黎 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我市共有10項成果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獎,其中自然科學獎二等獎1項、技術發明獎二等獎1項、科技進步獎二等獎8項。其中,由我市作為第一完成單位牽頭完成的成果有3項、參與完成的成果7項。   3項由我市牽頭完成的項目分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牽頭完成的“瞬時受體電位通道在代謝性血管病中的作用與機制”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重慶大學牽頭完成的“氣體絕緣裝備特高頻局部放電監測關鍵技術及其應用”獲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牽頭完成的“長安汽車全球協同自主創新工程”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瞬時受體電位通道在代謝性血管病中的作用與機制”是我市直轄以來,政府牽頭項目獲得的首個國家自然科學獎。此外,我市首次實現了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科技進步獎三大獎種全覆蓋。   此外,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企業技術創新工程獎,這是我市企業首次獲得該類獎項。   於敏與氫彈   1926年 8月16日   生於天津市寧河縣   1949年   畢業於北京大學物理系   1961年   研究氫彈理論,也開始隱姓埋名的生活   1964年 10月16日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1967年 6月17日   研製的中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   1980年   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1988年   正式被解密   1999年   被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2015年 1月9日   榮獲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   當談到違背愛好從事氫彈理論的預先研究時,他說——   “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不能有另一種選擇。”   “   在回憶自己的“轉行”心路歷程時,他說——   童年亡國奴的屈辱生活給我留下慘痛的記憶,中華民族不欺負旁人,也不能受旁人欺負,核武器是一種保障手段,這種民族情感是我的精神動力。”   “   當說到氫彈對於戰爭的作用時,他說——   我當然不願意打仗,我打心眼裡贊成核武器最好都徹底銷毀、完全禁止。可是,在50年代,核大國幾次威脅要使用核武器來打我們,你要想不受人家欺負的話,就不能沒有核武器。”   “   在談到對核武器的發展預測時,他說——   我想,核武器最終會被銷毀。當全球戰略多極化,霸權主義沒有實戰餘地的時候,和平與發展將真正成為現實。”   據新華社  (原標題:隱姓埋名幾十年,氫彈之父於敏獲最高科技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